威海文登政府——坑害百姓谁之过

​法院、法官是为是法律的公平执行者,但在山东省威海市文登区个别的他们却不是,置百姓的灾难、利益于不顾,渎职失职,滥用职权,枉法裁判,同案不同判,给百姓造成巨大损失。被逼无奈信访,又被拦截、关押,真是暗无天日,民不聊生。现联名、实名举报,望领导各级监察明断是非,为民伸冤。

一、响应政府号召养殖,政府渎职,造成巨大损失

威海市文登区很多乡镇的村民响应政府号召养殖水貂、狐狸、嗠子等,而且政府承诺提供技术及疫苗等支持,但却是政府的渎职,给百姓造成了巨大损失,仅7名控告人就损失1800余万元。

(一)假疫苗,引起犬瘟热疫情。养殖户徐英刚于2013年年底,在文登区米山镇畜牧站购买了吉林特研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林特研)生产的水貂犬瘟热疫苗,产品批号为:2013090102,但注射该疫苗后不久,2014年2月底3月初水貂出现犬瘟热疫情,水貂开始陆续死亡。到4月、5月、6月文登区米山镇及周边乡镇养殖户犬瘟热疫情迅速、大面积爆发。这次犬瘟热疫情爆发的原因,是养殖户使用了假的犬瘟热疫苗,而且这些假疫苗都是养殖户到乡镇畜牧站购买的,其损失是政府职能部门直接造成的。一是各乡镇畜牧站没有购买销售犬瘟热疫苗的资质,没有相应的技术人员对疫苗真伪鉴定审查。二是没有运输、储存设备和条件,如米山镇畜牧站就将疫苗储存在普通冰箱中,疫苗极易失效、变质。这是疫情发生的重要原因。

(二)不及时采取措施,导致疫情迅速扩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及《山东省动物防疫条例》等相关文件规定,在接到犬瘟热疫情报告后,各级政府应及时采取预防、控制、扑灭等措施;履行动物疫情监测、检测职责、及时进行诊断、调查、及时采取必要的控制处理措施,并按照国家规定的程序上报,对动物疫情进行认定;立即派人到现场、划定疫点、疫区、受威胁区、明察疫源、及时报请本级人民政府、对疫区试行封锁;采取封锁、隔离、扑杀、销毁、无公害处理、紧急免疫接种等强制性措施,迅速扑灭疫情,对染疫动物进行隔离、查封、扣押和处理等。但是,2014年2月上旬水貂刚出现犬瘟热疫情时,养殖户徐英刚、钱双利就及时向文登区米山镇畜牧站反映发病疫情,以寻求预防措施和解决办法。但是,由于米山镇畜牧站不履行逐级上报、不采取任何急救措施等职责,并且隐瞒疫情任其疫情漫延,最终导致文登区各乡镇养殖户相继爆发犬瘟热疫情,大量水貂开始死亡。

(三)推卸责任,渎职失职。由于威海文登区政府职能部门不作为,导致犬瘟热疫情发生、漫延、爆发,被迫养殖户自发到文登区政府、文登区畜牧兽医局、文登区信访局等反映,跪求文登区政府主持公道、解决问题,文登区政府迫于压力于2014年8月1日临时组建水貂疫苗问题推进工作小组,但是推进工作小组为了给政府部门推卸责任,没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防疫法》及《山东省动物防疫条例》等相关规定,采取急救措施,查明疫情原因,控制、消除犬瘟热疫情,减少受灾养殖户的经济损失。而是要求受灾养殖户自己证明此次水貂犬瘟热疫情原因与受灾养殖户在文登区米山镇畜牧站购买吉林特研公司生产的水貂犬瘟热疫苗有因果关系。这是本末倒置,将政府职能部门的职责,推给不懂技术的养殖户。一是养殖户不懂,也没有检验设备,不可能查出因果关系,政府是在推卸责任。二是养殖户既使查出,由于没有权威性,政府部门可以不予认可,以此逃避责任。

二、处处阻拦,弄虚作假,导致检测结果不合格

在养殖户的强烈要求下,推进工作小组与养殖户共同对此次疫情原因进行检测鉴定。

(一)签订协议,但不按照协议执行。为公平公正对此次疫情原因进行检测鉴定,养殖户和推进工作小组签订协议。由养殖户和推进工作小组在5个乡镇中,每个乡镇随机抽取两个村,每个村随机抽取1户,每户抽取15只病料。将所有抽取病料随机分成3份,2份检测,1份封存留样,封存留样地点由养殖户和推进工作小组共同确定,封存所需物品由推进工作小组负责,检测机构由养殖户代表负责联系,病料的送检由推进工作小组安排人员与养殖户代表共同送检。有关费用检测费由养殖户负责,交通费、住宿费、餐旅费由推进工作小组负责。但该协议在实践操作中,均由推进工作小组工作人员来指定村、养殖户、病料,有资质的鉴定机构也由推进工作小组指定四家备选。

(二)弄虚作假,任意否定检测结果。尽管推进工作小组没有按照协议执行,但养殖户为了尽快查明疫情原因,还是从推进工作小组指定的四家鉴定机构中选定了一家: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疫病诊断与技术服务中心,威海市文登区蓄牧兽医局是一家而文登区蓄牧兽医局选定了:山东省疫控中心。经以上两家检测鉴定,水貂的死亡原因为:犬瘟热。

至此,水貂死亡原因已经查清,但是文登区政府、文登区蓄牧兽医局为掩盖事实真相,竟然胆敢弄虚作假。以与造成水貂死亡批次不相符的,2014年批号为:2014040901、2014040902的吉林特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水貂犬瘟热疫苗检测结果合格,否定检测鉴定结果,并以此答复受灾养殖户水貂的死亡与水貂犬瘟热疫苗无关。而此次造成水貂死亡所用的疫苗,是2013年购买的吉林特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生产的水貂犬瘟热疫苗,批号2013090102。他们不去检测2013年的水貂犬瘟热疫苗,而去检测2014年的,将“狸猫换太子”用在了欺骗、迫害百姓上,严重的滥用职权。

(三)设置障碍,隐瞒事实。当初文登区政府之所以要指定两家鉴定机构同时鉴定,一是增加养殖户经济负担,以此打消养殖户的维权意识,因为鉴定费是养殖户承担。二是文登区政府留有操控的余地和辩解的空间。因为文登区畜牧兽医局指定的鉴定机构,可以被他们操控,为他们利用。当养殖户委托的鉴定机构的检测结果与文登区畜牧兽医局指定的鉴定机构检测结果一致时,就完全保护了文登区政府。而当两个检测结果不一致时,文登区政府可以以他们的检测结果否定养殖户的检测结果。而事实也是如此,因为文登区蓄牧兽医局指定鉴定机构是:山东省疫控中心,当养殖户代表与水貂疫苗问题推进工作小组的工作人员共同到山东省疫控中心进行检测时,山东省疫控中心工作人员说:“我们和威海市文登区蓄牧兽医局是一家”。检测结果皆呈阳性,即:犬瘟热,业主要求山东省疫控中心在检测报告单上签字、盖章时,山东省疫控中心既不给签字也不给盖章。再后来法院到山东省疫控中心调查其出具的无签字无公章的检测报告单时,山东省疫控中心居然辩称没有做过此检测鉴定,紧接着文登区政府也不敢承认去山东省疫控中心做过检测鉴定,这就是他们的险恶用意和目的。注意需要重点强调的是:这两家司法鉴定机构是政府部门提供的,山东省疫控中心与威海市文登区蓄牧兽医局是一家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疫病诊断与技术服务中心与吉林特研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是农业部下属单位。这不难看出,为他们弄虚作假提供便利是在正常不过了。

(四)再次检测时,样本竟然丢失。养殖户对文登区政府调换检测疫苗强烈不满,文登区政府竟然将矛盾推向法院。法院审理认为:鉴定机构检测格式不合格(山东省疫控中心鉴定书无签字、无公章)不予采信;检测证据存疑不予采信(详见报告单)。得知此判决结果后,养殖户代表决定按照法院要求的格式重新鉴定,这样就要启用被封存的死亡水貂样本,养殖户到样品封存的海利水产公司(文登区政府指定冷库)提取被封存样本,海利水产要求出具提货单,但养殖户不知道还有提货单,只好找推进工作小组帮助提请样本。但同样因没有提货单而没能拿到样本。拿不到样本就无法进行重新鉴定,意味着不能还原事实真相,就意味着政府阴谋得逞,使提供不合格疫苗的相关单位和人员逃避责任及法律制裁。拿到样本成为关键,养殖户再次找到文登区政府,要求帮助提取样本。但这时得到的答复让养殖户遭受晴天霹雳,文登区政府答复是:被封存样本已丢失。这切断了查清水貂死亡原因的唯一途径,充分暴露了文登区政府的险恶用意和目的。

三、政府干预,法官枉法裁判,百姓利益得不到保护

(一)政府干预

1、将案件推给法院。在文登区政府不能自圆其说,不能给养殖户作出合理答复,又要急于摆脱其责的情况下,将养殖户的诉求推给了法院,使法院充当了政府的“保护伞”。

2、干扰法院审判。在法院审理中,文登区水貂疫苗问题推进工作小组成员,竟然在法院调查中歪曲事实,提供虚假陈述。故意不交出封存样本,阻止事实和原因查清。其指定的鉴定机构(山东省疫控中心)的检测结果不签字、不盖章,以致该检测结果被否定。同样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疫病诊断与技术服务中心提供司法鉴定格式不合格,对司法鉴定内容进行否定以致该检测结果被否定,文登区法院院长干扰威海市中院办案,有与办案法官金永祥通话录音为证。

(二)同案不同判

1、同案。2014年荣成市港湾街道办事处蚧口村养殖户姜孔顺购买吉林特研生物技术责任有限公司(与文登区受灾养殖户所用系同一家疫苗药品单位)生产的水貂犬瘟热疫苗,使用后发生犬瘟热疫情,造成大量水貂死亡,荣成市人民法院判决吉林特研公司败诉。吉林特研公司不服上诉,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金永祥为主审法官,2016年9月17日二审仍然判决吉林特研公司败诉,赔偿养殖户姜孔顺的经济损失。黑龙江省最高人民法院也有同案例,判决吉林特研公司败诉,赔偿养殖户全部损失。

2、不同判。在有上述案例的情况下,文登养殖户、荣成养殖户在司法鉴定中采用的鉴定方法是一样的,在威海市中院金永祥法官手中的判决竟然是截然相反的两个判决结果,真是匪夷所思。一是文登区法院为了维护当地政府,违背事实,违法使用证据,养殖户的诉求没有得到维护,巨大损失得不到赔偿。二是养殖户对一审判决不服,上诉至威海市中级法院,而负责该案的法官竟然是金永祥,但金永祥对于该案的判决,受到了干扰,枉法裁判,竟然维持了文登区法院的错误判决。其理由是:两家鉴定机构作出的检测结果存疑。这是明目张胆地对证据和法律的践踏。养殖户选定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疫病诊断与技术服务中心和文登区蓄牧兽医局选定的山东省疫控中心,都是有资质的权威鉴定机构,而且这两家鉴定机构做出的检测结果都是一样的,即水貂的死亡原因为犬瘟热。那么即使山东省疫控中心的检测结果没有盖章和签字,可以排除,但是可以以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疫病诊断与技术服务中心的检测结果作为证据,作出公正的判决,这是为什么呢?百姓的合法权益就这样被任意践踏。

四、不解决不答复,逐级信访,受到报复打压

(一)在当地不解决不答复。本次犬瘟热疫情给养殖户造成巨大损失,有的倾其所有,有的外债累累,而威海市、文登区政府、法院等为掩盖事实真相,滥用职权,不作为、乱作为,养殖户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依法保护,在当地各级、各部门反映其又推诿扯皮,不解决不答复。

(二)向上级反映没有音讯。在威海市、文登区得不到依法解决的情况下,养殖户分别向山东省信访局、纪检监察委等部门和领导写信,并选派代表到省相关部门反映,但信件和诉求都转到了威海市、文登区,而当地又弄虚作假,欺上瞒下,至今没有任何音讯。

(三)进京信访被拦截、拘留。在当地不解决,逐级到省没有答复的情况下,被逼无奈到北京反映,但又遭到文登区的报复打压,对电话监听,对车辆定位,对养殖户跟踪等。2019年9月27日,养殖户邵志华的二伯家住北京市六里桥北5号院,90多岁因摔伤卧床不起成为植物人病危,得知情况后,邵志华在当地购买了新鲜的鱼虾等海鲜特产到北京看望二伯,并为了轮流开车,由朋友胡建军、王显锋一起开车前往北京二伯家。但是2019年9月28日当开车到高速公路滨州收费站时,被滨州市公安局拦下,这时文登区公安局警车一辆,法院警车一辆,工作人员10余人也已在此,并强行将三人押回威海市公安局文登区分局,而且于当晚将邵志华、胡建军行政拘留7天。一是养殖户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当地不从根源上解决,反而只是拦截。二是依法信访是公民的权利,养殖户是逐级信访,为什么要被拘留。三是邵志华等三人是到北京看望二伯,而且病危,当地不问青红皂白就拦截、拘留,法律怎能这样践踏!

五、主要诉求

1、文登区政府水貂疫苗问题推进工作小组,应无条件交出被封存的死貂样本,重新作出司法鉴定,尽快查明水貂死亡原因,依法赔偿养殖户损失。

2、文登区政府水貂疫苗问题推进工作小组,应履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职责,应对受灾业主支付司法鉴定检测费5200元而得不到合法的司法鉴定格式及鉴定内容负责,对不加盖有公章的司法鉴定结果而失去法律效力负有责任。要求由文登区政府水貂疫苗问题推进工作小组推荐指定的两家鉴定机构,重新作出合格的具有法律效力的司法鉴定结论。

3、因吉林特研厂家不同意参加清点、公证处不参加公正,吉林特研自认放弃知情权应承担不利后果,由于疫情严重,政府不作为,受灾业主根据国家法律规定,自行掩埋尸体,应以受灾业主提供事实、数据为为准。

4、根据受灾业主购买疫苗数量计算受灾数量,根据疫情扩散造成的死亡数量,累加统计。

5、依法对文登区宋村畜牧兽医站买卖疫苗资格认证证。

6、受害业主没有法律义务去证实涉案疫苗存在缺陷,涉案疫苗造成大量水貂死亡事实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7、法院调查司法鉴定机构,不形成书面材料加盖公章,对调查询问人不署名、不签字,不符合调查取证的要件,不符合法律规定,造假明显。

8、由于涉案疫苗的特殊性,对其运输、储藏到消费者手中都有极高的严格要求,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影响到其药力效力,甚至是失去药力效力,涉案疫苗存放在普通冰柜不符合储存条件,对运输更不能提供合理的温度、适度证据。法院对此调查不清,认定事实不清。

9、疫苗应当由具有资质的专业人员进行配药注射,涉案文登区宋村畜牧兽医站,违规让受灾业主自行处理,应该承担事故责任。

10、法院认定吉林特研2013年、2014年涉案疫苗为合格产品,那么在2016年荣成市姜孔顺诉吉林特研疫苗案,主审法官金永祥审理认定:涉案疫苗存在的说明缺陷及可能存在的质量缺陷,与姜孔顺等养殖户养殖动物大量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姜孔顺胜诉,吉林特研公司赔偿姜孔顺等养殖户经济损失。吉林特研公司生产的犬瘟热疫苗在2011年左右发生过质量问题,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黑高商终字第63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吉林特研公司曾因疫苗质量问题,造成饲养的仔兽死亡,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决吉林特研公司赔偿养殖户损失的事实。上述案例充分说明吉林特研公司2013、2014年生产的疫苗存在严重的质量缺陷,是不合格产品。为什么2019年文登区 受灾业主于2013年购买吉林特研公司生产的有质量缺陷的疫苗,造成仔兽大量死亡的事实存在,主审法官还是金永祥,金永祥却推翻自己在(2016)鲁10民终596号判决书中认定的:涉案疫苗存在的说明缺陷及可能存在的质量缺陷,与姜孔顺等养殖户养殖动物大量死亡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的事实,金永祥大胆的作出枉法判决:(注意同一件事的两个截然相反判决;一个胜诉、一个败诉,充分体现出金永祥对法律的严肃性任意践踏和任意性)有产品质量缺陷的吉林特研公司胜诉,受害业主得不到任何赔偿。(2016)鲁10民终596号、(2019)鲁10民终2027号这两个判决书都是金永祥法官的杰作,对比这两份判决书,金永祥法官的审判论述、法理依据相互矛盾,认定事实也是相反两个方向,编造事实,弄虚作假,制造冤假错案,是司法腐败、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典范案例。

11、最高人民法院三令五申,明文规定同案必须同判,在有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黑高商终字第63号民事判决书做指导案例,也有(2016)鲁10民终596号自判判决书为依据,金永祥应该依照法律规定做出同案同判,而不应该作出同案多判的结果,金永祥法官你的脑子是被金钱烧坏了?还是另有其因?

12、文登区法院院长干预金永祥法官办案,有与金永祥法官通话录音为证。

13、受灾养殖户钱双利,因疫情水貂大量死亡,债台高筑,因再无能力支付高昂的诉讼费用而被迫无法继续上诉维权深陷困境,这显然是司法腐败造成的结果。

14、山东省疫控中心、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疫病诊断与技术服务中心两家鉴定机构作出不合格的鉴定报告,应承担责任。

15、文登区政府在得知重大疫情,没有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疫情防疫法》及《山东省动物防疫条例》采取相应措施,构成不作为,应承担责任。

综上所述(2019)鲁10民终2027号判决属冤假错案,应发回重审并改判,解救受灾业主,还受灾业主以公平、正义挽回受灾业主的经济损失,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依法向受迫害、拘留人员赔礼道歉和赔偿。媒体将继续跟踪报道。

控告人:胡建军、王海涛、徐英刚、邵志华、

毛延玲、丛燕丽、徐元波、钱双利

2020年6月6日

胡建军,电话:13406742742

邵志华,电话:13863191449

徐元波,电话:18463005158

徐英刚,电话:13804526112

丛燕丽,电话:15069428986

王海涛,电话:13793358185

毛延玲,电话:13361163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