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南县国土局连环设套,违法违规操作,把一个浙江商人一步步逼上破产之路

阜阳市浙东置业有限公司

举报材料

阜南县国土局连环设套,违法违规操作,把一个浙江商人一步步逼上破产之路。

第一招:土地招、拍、挂弄虚作假。

浙江台州人王良森,经商多年,在当地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2004年阜南县到台州开展招商活动在主要领导再三邀请下,王良森来到阜南,注册了阜阳市浙东置业有限公司公司。经过双方多次考察洽谈,决定在当时还尚未开发的城东水坑废地上建一个阜南现代商贸城,包括三个住宅小区、一个商业中心、两条十字街、一个商业综合体,总投资6.8亿元。由我公司出资,在履行了一系列行政审批后以协议出让(当时国家还未出台招、拍、挂政策)取得了159亩土地开发权,每亩4.8万元。我公司在2006年前按协议已付730万元,就在我公司按照县规划局批准的规划设计施工建设时,国家出台了土地出让一律实行招、拍、挂政策,过去已经出让的也要完善程序。县政府安排县国土局再次挂牌流程完善项目用地政策,国土局根据县政府指示要求我公司配合走走形式,重新履行土地出让手续。按新的规定,土地招、拍、挂要对土地进行评估,159亩评估价是2620万。在国土局的运作下,他们利用一个既未交土地保证金、又无购买意向的虚假竞拍的宋迎鹏的身份证自己哄抬地价,把当时评估价为2620万元159亩土地涨到3720万元。当我公司提出异议时,县国土局的人说,土地价格高是为了给别人看的,县里领导高兴,也显得我们会办事。再说,按照县政府文件规定,你公司的土地出让金全部返还,用于小区基础设施建设,不管拍多高的价,你公司也不用多掏一分钱。就这样,一场弄虚作假的土地招、拍、挂闹剧,在国土局的违法操作下结束了。

实际上,我公司按照他们的要求付清3720万土地出让金后,只返还了300万元,剩余多掏的2700万元虽多次申请索要,直到如今一分钱也没拿到。

第二招:利用第二次实行招、拍、挂挂牌走流程的机会刻意扣除规划用地面积。

2004年4月和2005年3月,王良森与阜南县城关镇政府签订《土地出让合同》及《补充协议》时,土地面积均为160亩,我公司支付730万土地出让金给城关镇用于征地补偿费、地上附属物补偿费、青苗费和报批所需费用,也是按照160亩计算的。省政府批文下达后,县规划局在城关镇协助下对项目审批的实地测量分割后,在2016年1月颁发159亩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但是经过国土局一系列运作,在签订土地出让合同时,却变成了132.76亩,少了26.24亩。我公司提出异议时,县国土局讲扣除的面积是用于小区的三条道路,这样做是为了提高土地成交单价,是为了好看,并说这只是做做形式,你公司的规划建设仍然是159亩,不受任何影响。

就这样,国土局第二招使我公司土地面积减少了26.24亩。

第三招:国土局开始变脸,打着严格执法旗号,拒不承认违规操作土地出让事实,阻挠项目正常施工。

我公司开发建设的阜南现代商贸城,按照县规划局批准的规划,在规划红线内完成了一、二、三期住宅小区建设,是阜南县当地品质最高、建筑质量最优的名牌小区,对阜南城东后来的开发建设,发挥了主要的带动作用。2013年,项目的最后一期五万平方米城市综合体在阜南县规划委员会议审查同意,县住建局颁发文件开始建设过程中出现容积率问题,县国土局变脸了,开始讲的话都不承认了。一是提出容积率超了,项目是按照159亩用地面积1.4容积率进行规划设计开发建设的,国土局讲不是159亩,是132.76亩,因为土地出让合同写的是132.76亩,应按照132.76亩1.4容积率计算,小区三条道路26.24亩不能计算容积率,但是没有把扣除的三条道路土地面积的容积率摊派到132.76亩的容积率上,这样该项目容积率必然超出无法实施的,这是国土局少数人预谋坑害我公司所挖的阴坑。

第四招:在县政府处理扣除用地面积的问题过程中,继续坑害企业,以各种借口阻挠进度拖延四年多时间。

一是执行县政府协调会议意见下,在2015年8月10日县规划局告知处理方案致函国土局,本可以及时回复,却利用各种手段拖延到2017年10月9日才回复时间长达二年多之久。

二是用一个完全不按县政府文件故意抬高6000万的补缴土地出让金的通知,不接受就不给你公司办理合法手续。万般无奈之下,最后在上诉法院胜诉情况下,在县政府协调下,县国土局重新评估我公司补交土地出让金为3135万元。

阜南县国土局在违规违法操作下,第一招、第二招使请君入瓮,第三招开始变脸,致人死地而后快。第四招,坚持错误,百般刁难。

由于国土局乱作为弄虚作假,我公司倾其所有建成的阜南现代商贸城四期工程五万平方米被无故拖延4年时间。在这四年时间里我公司为维持项目建设不断向民间筹集高息借款,利滚利让本来的一个好企业变成负债累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土局少数人不顾企业死活,仍然以所谓的格式条款为由,按相当于月息三分的高利贷标准要求我公司必须接受滞纳金的合同。错误是县国土局造成的,企业已经到了破产边缘,还要接受饮鸩止渴的条件,不接受就不给办理,请问公理何在?苍天何在?

公司投资人王良森是一个正直的浙江商人,不会喝酒,不会溜须拍马,规规矩矩,不搞拉拉扯扯。正是因为这样,一是手握权力的人,认为他不服水土,不懂规矩,没有拜拜码头,没有任何表示。他们怀着阴暗的心理,利用手中权力,施展阴招坏招,让你企业上当受骗,让你知道他的厉害。王良森也曾抗争过,也多次找分管领导甚至主要领导汇报过,反映过。但是由于房地产开发项目,涉及到要处理人,又是历史遗留问题,担心别人讲闲话,担心得罪人,担心翻旧账影响投资环境,不敢担当,不愿过问,一推再推,把一个阜南明星企业,拖成了濒临破产的企业。

试问如果都像阜南县国土局这样胡作非为,都像阜南县某些领导这样新官不理旧账,都不讲诚信,都不敢担当不负责任,投资人的利益谁来维护,中国的民营企业命运何在?前途何在?

强烈要求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主持正义,纠正阜南县国土局违法行为,给民营企业一个公道,救救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救救我们一家从千里之外到阜南投资的外地人。

举报者:阜阳市浙东置业有限公司

联系人:王良森

联系电话:13906577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