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红说|“杀妻骗保案”,受伤的为何总是“仁义”的姑娘?

前天半夜醒来,随手翻翻手机,一不小心看到那个“杀妻骗保案”,看完整个人都不好了。

特别特别地难过,因为那个被杀掉的姑娘那么可爱,并不是说不可爱的姑娘就该杀,而是,那些细节连缀成的形象,让我能把她从字里行间识别出来,不再是新闻里的一个陌生人,有许多次,我见过这样的好姑娘。

相关新闻检索图片

她特别爱孩子。疑凶说妻子晚上约他一起去游泳,中间他不放心在房间里睡着的孩子,提前回来了,女孩的三叔就觉得不对了,说小洁非常在乎孩子,不可能在孩子睡着时还出去游泳,就算去了,中间也会是她或者她和丈夫一起回来。

她对钱没概念。所以疑凶一说他们因为订酒店的事吵了,她嫌他订的酒店太贵,三叔也觉得不对劲:“她不会因为钱的事情跟丈夫吵架。”

连她三叔都知道她不爱钱、在乎孩子,可见这两点平时在她身上体现得很明显,亲戚朋友都知道。

她也非常爱她的丈夫。她表妹提供了一个信息,说她跟丈夫结婚前,后者有次拿手机砸车窗,表妹就觉得这人有暴力倾向,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的手机上,还有一张贴纸照片,在疑凶的照片上,女孩配了“最可爱最瘦de胖纸”,而网友纷纷表示,看不出哪里可爱,倒是那尖尖的牙齿,一看就不是善茬。

她的爱意是源于信任吧,这样说似乎有点古怪,但有时候,并不是由爱意生发出信任,而是,当我们愿意信任一个人,就会本能地生出爱意。疑凶早就辞了他在银行的工作,她也愿意替他隐瞒,事发后,他显示出那么多能够让人疑窦丛生的迹象,她在他身边却毫无察觉。

把这些细节拼凑起来,就是一个特别“仁义”的姑娘。“仁义”这个词,是吾乡比较常见的形容词,没有特别强烈的道德色彩,形容那种诚实友善对于世界充分信任的人,不分男女。我小时候,经常听我奶奶这样说别人,有时候,她嫌我不够“仁义”。我也没干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只是有时候有点挑剔。

我怀疑这是北方比较普遍的形容词,铁凝的小说《永远有多远》里,那个白大省,打小邻居赵奶奶就夸她仁义,因为从小学二年级起,她就天天给姥姥倒便盆。对于被姥姥惯坏的弟弟,她也各种包容,她从来没有想过谁要欺负自己,即便被欺负了,她也能找出足够的理由同情对方。

她恋爱起来更是有着汹涌澎拜的热忱。她喜欢过的一个男的是个大忽悠,白大省却对他深信不疑,他说到开化工厂缺资金,白大省甚至愿意从自己的积蓄里拿出一万块钱借给他凑个数。结果这个男的倒觉得如此轻信的白大省太不靠谱了,连她即将分到的三室一厅的房子,也不能够将他挽留。

看这部小说时我还很年轻,以为最后白大省的人生一定会峰回路转,遇到慧眼识珠之人,不是说善良比聪明更重要吗?不是说“爱是不轻易发怒,不计人恶,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吗?”安徒生童话《老头子做事总是对的》里,那个无限信任丈夫的老太太,后来就获得了一袋金币的回报。

然而并不是,白大省一直被人欺负,被各种人欺负,直到小说结束。

跟白大省相似的还有一个文学形象是《空镜子》里的孙燕,同名电视剧里这个角色由小陶虹扮演,她总是呵呵地笑着,对谁都相信,谁在她面前都过得去。在电视剧里,相信一切的姑娘,最后获得了幸福,小说里其实并不是这样,她和潘树林重逢并且结婚后总是过得疙疙瘩瘩的,到后来,潘树林抓小偷的时候,被对方捅死了。

《空镜子》剧照

网上有人说小说不如电视剧,但看这个电视剧时我已经不再那么年轻了,我明显感到,小说更能够还原生活的真相。

并不是说“仁义”这样东西不好,它当然很好,但得看对谁。

白大省也好,孙燕也好,她们都有一个问题,就是不加选择不由分说地信任别人。她们的信任让好人感到惭愧,若是碰到个蛇蝎心肠的,不欺负她们一下,都会觉得自己这坏人当得不够敬业。

“杀妻骗保案”里的女孩,怕是就碰到了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人。男的看上去条件不错,家境小康,在银行工作,身材高大,不带主观态度地说,笑起来也还算憨厚。谁能想到,这个人的另一面却是为女主播一掷万金,买包,开房,明明是工薪阶层,却做着富二代的梦。

遇到这样一个人,她的信任与爱,只是让他卸除忌惮,也许,直到人生的最后一刻,她才发现,他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个人。

微信群里,朋友讨论这件事,有人说,出身贫苦的女孩容易被小恩小惠收买,富家女又容易不长心,立即有人说,谁说富家女不长心,柳传志的女儿,还有最近出事的任家长公主哪个是好惹的。其实这个姑娘也算不得富家女,更准确地说,也是出身于小康之家,以我有限的经验,“仁义”的女孩,大多出于小康之家。

白大省和孙燕都是北京土著,不难分到房子的那种,虽然老被家里人挤兑,实际是没有生存之虞的。她们不像穷苦的女孩,需要跟命运斗,也不像富家女,需要跟复杂的家庭关系斗,她们缺乏斗争经验,这使得她们心气平和,但也难免不够锐利,跟家族中那些优秀的人物比起来,会有一点点的自卑。

这些,都使得她们单纯、真诚、低姿态,她们因此而有很好的人缘,另一方面,她们又依赖于这人缘,希望永远活在一个良性循环里,让她们可以继续没心没肺地爱。从某个角度上说,爱与信任,是她们的舒适区。

在人群中,她们是最可爱的姑娘,奈何这个世界,并不像许诺给她们的那样,保不齐哪里就跑出一只豺狼虎豹。“杀妻骗保案”是一个极端事件,事实上,更多程度没那么严重的伤害被消化了也被忽略了。

有句歌词,李宗盛写于二十年前:“女人的天真和温柔的天分,要留给真爱你的人”,检验真爱,是个必须的步骤,来不得半点掉以轻心。否则,以这血肉之躯,行走于黑暗森林,自我尚无法保全,又如何保全善良?

写下这些,并非苛责受害者,只是觉得,我们早年听说的很多道理有点靠不住,甚至还有可能是个陷阱,一旦掉进去,再上来就很难。

作者 闫红

图片来源:东方IC)